<strike id="3nj9r"></strike><strike id="3nj9r"></strike>
<strike id="3nj9r"><dl id="3nj9r"><del id="3nj9r"></del></dl></strike><span id="3nj9r"></span>
<span id="3nj9r"></span>
<span id="3nj9r"><dl id="3nj9r"></dl></span><strike id="3nj9r"><dl id="3nj9r"><del id="3nj9r"></del></dl></strike>
<span id="3nj9r"></span>
<strike id="3nj9r"><dl id="3nj9r"><ruby id="3nj9r"></ruby></dl></strike>
<strike id="3nj9r"></strike>
<span id="3nj9r"></span>
<ruby id="3nj9r"><i id="3nj9r"></i></ruby><span id="3nj9r"></span><strike id="3nj9r"></strike>
<strike id="3nj9r"></strike>
<strike id="3nj9r"></strike><strike id="3nj9r"></strike><span id="3nj9r"><i id="3nj9r"></i></span>
<th id="3nj9r"><video id="3nj9r"><span id="3nj9r"></span></video></th>
山東大學新聞網
山大郵箱 | 投稿系統 | 高級檢索 | 舊版回顧

視點首頁 > 山大日記 > 正文

美國北加州校友會會長 劉以棟

發布日期:2020年04月12日 10:05 點擊次數:

今天4月12日,是美國的復活節??吹矫绹滦凸跔畈《靖腥镜娜藬党^55萬人,死亡人數超過2萬2千人,全球感染人數超過184萬人,死亡人數超過10萬人,想到這么多逝去的生命,心情沉重。但是,這又是充滿期盼的一天,想著大家對我的關心和愛護,雖然居家隔離,我仍然倍感溫暖,于是寫下這篇日記。

在我們的一生中,有兩種關系永遠不會改變:一是父母,二是母校。

從我們出生那天起,我們和父母之間的血緣關系已經被注定,一生中都不會變更。

從我們畢業那天起,母校就成為履歷上永遠的烙印。山大是我的母校,我是山大校友。

我們這些生活在海外的山大校友,母校情結更加濃烈。朋友在一起聊天,經常會問起來,你是國內哪所大學畢業的?我對山大的思念,就像陳年美酒,離開的時間越久遠,思念越濃醇。

我是江蘇人,又生活在海外,所以大學畢業以后,回山大的機會很少。出國以后,就沒有再回到過山大,重溫母校的一草一木。但是,洪家樓校區一直留在我心中,還有記憶里中心校區的那片小樹林。同學送來的照片顯示,那些樹木已經長成了棟梁之材。

上大學的時候,張明敏的成名曲《我的中國心》深深地打動了我們那一代人。而現在,歌中所唱已成了我的切身感受:“河山只在我夢縈,祖國已多年未親近,可是不管怎樣也改變不了,我的中國心;洋裝雖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國心,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國??!”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讓我們再次體驗了和母校之間血緣般的親情。我們和母校間的深深眷戀,直接轉化為愛的行動。

疫情爆發以后,我們山東大學北加州校友會理事會立刻采取行動,為母校捐款捐物。我跟山大校友會副秘書長李湘軍取得聯系,討論給山大捐贈的具體運作過程。

湘軍跟山大有關部門確認后,告訴我山大教育基金會是非盈利組織,可以接受海外捐贈。經慎重考慮,我們最后決定捐款對象為山大赴疫區的醫護人員。為了最有效地利用美國的捐款政策,我們討論研究了不同的捐贈途徑,最后決定走美中交流協會進行捐款對接。美中交流協會是非盈利機構,會長是我們校友會的秘書長孫華偉。我們校友捐款給美中交流協會,由該協會把款捐給山大教育基金會。本來捐款總額接近8000美元,我們考慮是否努力捐出8888.88美元,但有校友提出疫情悲劇跟這個吉利數字不和諧,因此校友們和美中交流協會又做了追加,最后以一萬美元捐贈給山大教育基金會。一萬美元雖是個小數目,但是代表了我們山大北加州校友的一片心意。

我們給山大的捐款送出后不久,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美國爆發,美國東西海岸是重災區,而北加州包含了美國華人比較集中的舊金山市和硅谷地區,是疫情最嚴重的區域之一。

正當我們為美國市面上買不到口罩而一籌莫展的時候,山東大學校長樊麗明通過校友會秘書長楊斌聯系我,轉達了山大領導對我們海外校友的關心,并愿意給我們捐贈醫護用品。

樊校長的關心猶如冬天里的溫暖陽光,給了北加州的校友們極大的安慰。大家離開了山大,離開了中國,遠在大洋彼岸;但母校沒有忘記我們,山大的老師和領導惦記著我們。

當時我們北加州校友群有150多人,我根據大家的情況,考慮到山大是高等學府,不是口罩工廠,所以跟楊斌秘書長和曹銳同志協商,按一個校友20個口罩的計劃,接受山大捐贈3000個口罩?,F在學校已經給我們寄來了三批共1100個口罩,還有400個口罩在路上。

與此同時,山大日照校友會秘書長許鵬聯系我,告知他有口罩貨源。我把許鵬同學介紹給了北加州校友和其他朋友,許鵬給大家寄了很多口罩,解了大家的燃眉之急。

遠在加拿大的學長吳旭已經在協調山大計算機學院給海外校友捐口罩。為了減輕山大領導的負擔,我們校友會表示,我們的口罩問題已經基本解決,決定不再需要山大繼續捐贈。我們衷心感謝母校老師和同學的關愛。

這次疫情,我們北加州校友會收到了母校山大和日照校友吳秀麗代表日照僑聯捐贈的口罩。我個人也收到山大時同學捐贈的口罩,以及我妹妹和侄子郵來的口罩,一下子覺得自己的口罩很富裕,更感覺人生充滿了溫情。

病毒無情,人間有愛。面對病毒疫情,山大醫療隊奔赴疫區,逆向而行,是我們校友的驕傲和榜樣。他們出于對國家和病人的大愛,放下自己的親人和孩子,冒著生命危險趕赴疫區,是新時代最可愛的人。赴疫區的校友張靜靜英年早逝,給我們留下永遠的惋惜和心痛。

離開山大已經30多年,現在我的孩子已經到了我讀山大時的年齡。對正在山大讀書的學弟學妹們,我想說幾句心里話:大學四年無所獲,如入寶山空手回。人生雖然漫長,但緊要處往往只有幾步,尤其是在人年輕的時候。大學的時候學點真功夫,以后將終身受益。

人的知識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硬的專業知識,一方面是軟的社會知識。知識結構應該是“T”型,在自己的領域有深度,在專業以外的知識要有廣度。我出國留學五年,學習了不同的學科,但是就記住老師的一句話:容易學會的知識不值錢。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們的父母,給予我們最真誠幫助的人就是學校里的老師。我們要牢記“學無止境,氣有浩然”的校訓,但是也要明白通俗的職場經驗是:聽話,出活。

山大是我們的母校,我們是山大的校友,我們要在自己身上彰顯山大畢業生的浩然正氣,不辜負孕育出孔孟文化的這塊人杰地靈的齊魯大地。


【供稿單位:美國北加州校友會    作者:會長、數學系1985屆校友 劉以棟    編輯:新聞網工作室    責任編輯:謝婷婷  】

 匿名發布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拖動光標可翻頁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發布

新聞排行

免責聲明

您是本站的第: 位訪客

您是本站的第:64104994 位訪客

新聞中心電話:0531-88362831 0531-88369009 聯系信箱:xwzx@sdu.edu.cn

建議使用IE8.0以上瀏覽器和1366*768分辨率瀏覽本站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

歡迎關注山大視點微信

福建11选5走势图